跳脱电视框框 台湾网路剧为何烧不起来?

萤幕快照 2016-06-14 下午9.47.57《迷徒·Claire 》是目前台湾少数纯网路播映的戏剧,由李毓芬和修楷杰主演,直探娱乐圈职场现实。

过去在不少文章中都有提到,因为电视收看者年龄层提高,年轻观众的收视习惯多倚赖网路多频,导致电视剧为了帐面的收视率,不得不继续搬演中老年人所认同的道德价值观,不但显得过时、守旧、保守,更在剧情设计或狗血点上几乎千篇一律(所以像「明星花露水」这种哏好像应该奖励它的创新⋯⋯),因为抓不到年轻族群或多元口味,只好一味讨好原本的电视观众,一再上演过去已经用过且证明受欢迎的戏码,每年除了少数几部时代剧外(一年大概真的只有不到三部),不管是乡土剧或偶像剧几乎都掉在这个窠臼中难以自拔。

今年随着网飞和爱奇艺继 LINE TV 后正式来台,台湾本土的影音平台 LiTV、Vidol、四季等也陆续上线,终于让台湾网路戏剧重见生机,除了不墨守陈规的好戏有机会在线上平台以点击率证明自己的价值外,几家影音平台的原生网路剧动向更是值得关注,看它们在跳脱电视思维后是否能走出不一样的路,无疑是为台剧诊脉的重要切入点。

除了入台稍久的 LINE TV 外,已有网路自製内容的影音平台目前只有三立的 Vidol,数量尚少,所以也会把一些影音平台外零星的网路原生剧纳入讨论。

(延伸阅读:〈专访三立行动媒体部副总林慧珍/Vidol 专攻偶像剧 打造粉丝经济〉〈专访 LiTV 董事长钱大卫/以「猪哥亮」稳固疆土 「在地化」是 OTT 关键〉)

零星网路原生剧:《老闆没说的事》《 Mr. Bartender 》

在影音平台正式出现前,台湾亦有不少年轻创作能量试图寻找出口,除了先前已专题介绍过、后来几季成功「反攻大陆」的《 PM10-AM03 》外,也有壹电视的《老闆没说的事》和一直坚持到现在还在为第二季募资的《 Mr. Bartender 》等,虽然作为戏剧它们都完全不及格,但这两部策略上各有值得注目的地方,所以特别拉出来看。

《老闆没说的事》策略非常清楚,它以台湾缺乏的职场剧题材切入,以单集不到十分钟、类情境喜剧的形式和夸张的喜剧式演出迎战,企图把网路 KUSO 恶搞的元素融进戏剧。坦白说从策略上来看是没有错的,甚至跟现在中国网路剧充满笑哏、不重视整体架构的倾向相合,但演员和拍摄的水準都完全不够,网路式的 KUSO 表演和戏剧完全融不起来,要能看完一集都十分不容易,更别说要让人笑得出来。

《 Mr. Bartender 》是另一个有趣但失败的尝试,由年轻人自导自编的《 Mr. Bartender 》和日本漫画《王牌酒保》结构相类,每集以一个客人与一杯酒作为议题,谈人生道理。编导明显意识到台剧与现实脱节,希望藉由对话传达出真实情况,比如年轻人的困境等,但可怕的是年轻编导明显缺乏人生经验和自觉,整部戏几乎不成其为戏,只是夸夸其谈一堆莫名其妙又矫揉造作的道理,令人 30 秒就忍不住翻白眼。

不过《 Mr. Bartender 》完全只听声音就知道在演什幺的策略其实十分有趣,符合网路使用多频的习惯,也许可以作为一个借镜。这剧画面精美、配乐好听、后製也不差,但奇烂无比的剧本和对白,再度证明网路剧不是只要想法就可以,编导的软实力要能把一个不错的概念落实到执行,需要更多的经验与多元的合作。

LINE TV 合作网路剧:《迷徒·Claire 》《我的鬼基友》和《舞吧舞吧在一起》

LINE TV 无疑是现在台湾网路影音平台中最重视独家网路内容的一个,而且显然经过严格挑选,在 LINE TV 上独家播映的网路剧,从质感、卡司、题材到实际执行成果都在水準之上,基本上跟一般网路原生戏剧完全不在同一个等级。

《迷徒·Claire 》是目前台湾少数纯网路播映的戏剧,由李毓芬和修楷杰主演,直探娱乐圈职场现实。《迷徒·Claire 》不但职场剧的部分比一般台剧写实许多,女主角克莱儿更大概是台剧中唯一一个有事业企图心且为了达到目的有时也会耍些手段(还没有到不择手段)的女主角。播出第一季之后,虽然反应有些不上不下,但质感和口碑还算可以,目前正在筹拍第二季。

除了《迷徒·Claire 》外,《我的鬼基友》和《舞吧舞吧在一起》各自有在卫视中文台和三立播出,但首播都是放在 LINE TV,主要还是以网路观众作为第一线市场,尤其《我的鬼基友》主战场完全是在两岸网路平台,所以一併纳入网路剧的讨论。

《我的鬼基友》是少数能在网路口味与偶像剧间取得平衡的佳作,从宅男文化、灵异元素、动漫式特效到偶像剧式三角关係,《我的鬼基友》非常成功地融合年轻族群与网路口味,又延续偶像剧好看的公式核心,取得两边的平衡。《我的鬼基友》以不逊色于电视剧的演员卡司、演出与拍摄水平,融入元素炒出颇具新意的菜,可说是目前台湾网路剧最成功的案例。结尾更巧妙地利用偶像剧三角元素的悬念,既是个完整的偶像剧结局,又有些拍摄第二季的空间。

《舞吧舞吧在一起》虽仍是三立华剧系列,但一方面找来金钟导演廖士涵执导,二方面大胆先在网路首播,三方面挑战娱乐圈题材与多线叙事,都还是徵显出剧本身力求突破的企图心。不过终究在三立偶像剧既有的包袱下,《舞》剧有点舞不太起来,光是配合电视播出长达 90 分钟、16 集的长度,和三立公式既有的某些割捨不下的桥段,几乎把《舞》剧卡得死死的,能够发挥新题材新元素的空间实在不是那幺多;加上第一次担任长剧女主角的魏如昀表现也不是很理想,即使邹承恩演出极出色,亦无法独木撑起全剧的厚度。明明有够多的角色,却没有在尾声留下第二季的伏笔,也证明全剧操作手法还是不够网路化,像这样已积累一些实力的剧,非常适合第二季移转到其他角色作开展,以三立的雄厚资本操作续季也不难,但他们却两手一摊放弃了,实在很可惜。最终有些顾此失彼的《舞》剧在网路和电视都表现平平,只希望三立下次类似的合作企划可以再进化。

影音平台自製剧 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同乐会》《青春自拍团》

抢头香推出影音平台自製剧的还是 LINE TV,《同乐会》的卡司和《迷徒·Claire 》一样由少数已有名气的明星搭配新人演员,平实自然的设定让它有个很不错的开头,角色设定贴近现实,又让一直无法在电视正式出现的同志情侣登场,令人对它充满期待。不过不晓得是否因为台湾电视剧长期被诟病脱离现实,《同乐会》的「写实」几乎写实到平淡的地步,没有太多起伏也没有太多角色发挥空间,只一直在爱情、亲情上等可预期的冲突打转。

也因为没有明确的主线,第一季 15 集结尾其实也只是一个休止符,看后面要断要续都是可以的,整体极接近美剧的操作,作为第一季把基本架构先舖出来,后续如要继续操作可能可以再修正,但因为反应平平,目前看不出有没有要续第二季。如果有第二季的话,怎幺让角色不只有首集的设定,可以更多面向更有丰富血肉,即使是生活化的冲突,也不能每次都长得一样,绝对是对编剧最大的考验。

Vidol 上线后第一个推出的自製戏剧概念还算有趣,以《青春自拍团》作为系列名,每一部只有短短 5 集,每集 10 分钟——对,也就是它每一部(或每一季)其实总长也不过 60 分钟,只不过相当于一集台湾电视剧。而统摄全剧既是以「青春」为名,它就聚焦在大学生的生活里,首季女主角启用了网路红人阿喜,搭配其他三立演员班底演出。不过可能因为剧本身实在普普通通,影音平台本身又太难用,没有引发太多讨论,第二季就回归用起三立的老班底。

《青春自拍团》目前两季犯了和《同乐会》一样的问题:为求贴近现实生活,让戏变得有点无聊难看,一切都太可预期。不过在操作上以系列名作为统摄,每集都可以在同一个校园、类似场景完成拍摄,剧情也大同小异,反倒让它有点有限影集的轮廓,就看后面能否继续修正、越变越好了。(还有平台也是,平台真的有够难用,拜託快改版吧!)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