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个民间团体代表赴联合国 抗议港府不受《种族歧视条例》约束

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下称委员会)将于本月中在瑞士日内瓦召开聆讯,审议香港政府实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下称公约)的进展。11个关注香港人权及消除种族歧视的团体,将派12位代表参与聆讯,协助委员会审议港府的报告,令委员会能够听到香港各方人士的意见。

代表团的其中7个成员,包括:香港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香港人权监察成员及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香港融乐会张凤美、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Puja Kapai和Kelley Loper、外劳事工中心社区关係主任唐晓昕、郭荣铿立法会议员助理(法律事务)叶宽柔,今天举行记者会,讲述种族歧视在香港过去几年的情况。

他们批评,香港政府的职权和职能依然不受《种族歧视条例》约束,令少数族裔人士怀疑被政府部门种族歧视时,亦投诉无门,张凤美指:「政府是牵头种族歧视」。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其中一个目的是希望不同种族、肤色或民族的人都能享有权利,它自1969年起适用于香港,港府每4至5年就需要向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提交报告,委员会审视报吿后会召开聆讯,审议港府实施公约的进展。港府的报告会纳入中国提交的综合报告内,港府代表亦会与中央政府的代表一起参与聆讯。今次是港府提交的第3次报告,上次聆讯在2009年举行,罗沃启指,2013年理应有一次聆讯,但因中央政府迟交报告,令香港的聆讯亦延至今年举行。

2009年的聆讯后,委员会向港府提出多项当时香港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罗沃启指,港府随后有实行不同措施尝试改善种族歧视,但成效不大,有些问题更加仍未解决,其中一项最令代表团关注的,是香港政府的职权和职能不受《种族歧视条例》约束。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Puja Kapai指,香港政府的部门众多,负责制定所有政策,对社会有深远影响,但是政府的职权和责任却不受《种族歧视条例》约束,令少数族裔人士怀疑受政府公职人员歧视时,亦有机会投诉无门。

Puja Kapai提到,在2011年,一个印度裔男童Singh Arjun在港铁站撞到一名女子,该名女子捉住Singh Arjun不让他走,两人于是报警,当警员到场后,Singh Arjun亦向警员投诉被袭击,警员随后让该名女子离开,把Singh Arjun当作疑犯拘捕到警署录口供,Singh Arjun指他的英语较母语流利,但警员不让他以英语录口供,让Singh Arjun等待多个小时,直至翻译员到达才可录口供。最终Singh Arjun未被起诉,律政司亦发信致歉。后来,Singh Arjun质疑警员涉种族歧视,令他在报警时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其母亲控告警方违反《种族歧视条例》,最后法官判男童败诉。

Puja Kapai指,虽然《种族歧视条例》保障市民在接受服务方面不受歧视,但处理市民报案是警方职权之一,警方职权却不受《种族歧视条例》限制,故此成为Singh Arjun案件败诉的其中一大主因。她担心会令少数族裔人士觉得「遇到困难想要警方帮助时,不要找警方,不然会令自己陷入更大的麻烦」。

香港融乐会张凤美指,香港的4条歧视条例,《性别歧视条例》、《残疾歧视条例》、《家庭岗位歧视条例》及《种族歧视条例》,只有在《种族歧视条例》中,香港政府的职权和职能不受约束。香港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批评,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下称平机会)曾经向政府提出多项改善《种族歧视条例》建议,包括禁止港府人员在执行职务及行使职权时作出种族歧视,但港府却指此项建议并非最重要,选择优先考虑平机会的其他建议。

在教育方面,张凤美表示,少数族裔学童缺乏充足的教育支援,很多少数族裔学童在港成长,但仍未讲得一口流利广东话,令他们难以融入社会。政府在2009年的聆讯中听取委员会的建议后,制定了「中国语文课程第二语言学习架构」,架构列明少数族裔学童的学习目标,例如少数族裔学童最初阶的写作能力是「能运用词语交代事件的次序、时间(如今天、昨天、早上、晚上等)」,然后建议前线老师依此架构自行设计课程。张凤美指,架构的作用不大,因为很多教师不懂得如何教导中文作第二语言,难以自行设计课程。她提议,港府应该为老师安排训练,并制定一个明确的课程供老师教学之用,详细列出少数族裔学童从小一至中六每级需学习的中文内容,并不只是架构。

另外,张凤美指,目前学童「种族隔离」情况严重,大部分少数族裔学童集中在30间专为非华语学童而设的幼稚园及中小学,令他们缺乏跟香港学童相处和讲广东话的机会。在2003年前,非华语学童只能选择7所专为非华语学生而设的小学,但政府随后改变制度,非华语学童亦可选择入读主流学校。不过,张凤美称,直至现在,大部分少数族裔学童的家长,依然选择专为非华语学童而设的中小学,因为他们为孩子报读幼稚园时,已常被以中文授课的幼稚园拒诸门外,或会特意被分配到以英语授课的班别,他们害怕孩子在幼稚园以英文学习3年后,会无法适应在中文授课的主流中小学学习,所以即使家长知道孩子日后可能难以融入社会,亦无计可施。

此外,唐晓昕指,代表团亦会向委员会反映外籍家庭佣工在香港遇到的困难,包括外佣必须跟僱主同住,令他们缺乏私人空间;外佣被解僱后两星期必须离港的规定,令他们即使受僱主剥削,亦没有足够时间追讨等。

Kelley Loper说,自2004年,成功在香港申请免遣返声请的难民低于1%,比全球的平均成功率(31.6%)低超过30个百分点,因此代表团希望政府可加快处理免遣返声请。她亦指,香港一直未为打击人口贩运立法,现时只是用其他罚则较轻的法例检控个别人口贩运的行为,阻吓性不大。

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审议香港的聆讯:

时间:8月10日下午(香港时间晚上9时至12时);8月13日上午(香港时间下午4时至7时)

直播网站:联合国会议直播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