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诺贝尔和平奖双得主:刚果妇科医生穆克维格、人权斗士穆

2018诺贝尔和平奖双得主:刚果妇科医生穆克维格、人权斗士穆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同时有两位,分别是刚果妇科医生穆克维格(Denis Mukwege,图左)、以及亚兹迪族(Yazidi)人权斗士穆拉德(Nadia Murad,图右)

【 2018.10.05 挪威】

2018诺贝尔和平奖双得主:刚果妇科医生穆克维格、人权斗士穆拉德

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于今天5日揭晓,今年奖项得主同时有两位,分别是刚果妇科医生穆克维格(Denis Mukwege)、以及亚兹迪族(Yazidi)人权运动家穆拉德(Nadia Murad),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表示,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表示,两位获奖者都为战争与性暴力受害者做出重要贡献,穆克维格医生长年为救助刚果的受暴妇女、而曾遭到伊斯兰国IS绑架性侵的穆拉德,逃离之后勇于揭发IS的暴行黑幕、为人权和平奔走。


刚果妇科医生穆克维格(Denis Mukwege)生于1955年,过去长年以来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内战中,治疗无数遭到军队强暴的刚果妇女。穆克维格在2008年也曾以人道救助的贡献,获得联合国人权领域奖。

另一位得奖者是亚兹迪族的人权运动家穆拉德,曾在2014年时遭伊斯兰国IS所绑架,甚至沦为性奴隶,穆拉德逃离之后,向世人揭发IS屠杀亚兹迪族、以及贩卖妇女儿童的暴行,并在国际间奔走呼吁国际刑事法庭能够审理IS的战争罪行;穆拉德在2016年时也曾入选过诺贝尔和平奖,并着有专书《倖存的女孩:我被俘虏、以及逃离伊斯兰国的日子》(The Last Girl: My Story of Captivity, and My Fight Against the Islamic State)。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表示,今年是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1820号决议10周年,这项决议中确立将「性暴力作为战争武器、武装冲突」属于战争罪,也是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在此背景之下,今年的两位得主穆克维格、穆拉德,本身正可以彰显其中的人道价值。

本届和平奖共有331名候选人,其中包括216名个人以及115个团体,提名人数为过去历来第二多(第一多是2016年的376名,当年由主导与左翼游击队FARC达成和平协议的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获奖)。

在颁奖之前,外界对于今年的和平奖人选议论纷纷,特别是今年在国际外交间「大放异彩」的金正恩,也由于与南韩总统文在寅的文金会、以及和美国总统川普的川金会,让他们各自都成为今年和平奖的热门人选。

根据英国《卫报》,就有大型博彩公司看好金正恩与川普,从线上博弈投注状况来看,不少买家对于这川金组合兴致高昂。不过由于金正恩过去的人权纪录不佳,媒体也指出真正获奖的可能性较低,而川普言行素有争议、加上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问题,反倒是南韩总统文在寅的机率比前两位来得有希望。

「两韩关係获得和平奖可能言之过早。」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所长史密斯(Dan Smith)分析,虽然南北韩在今年有重大突破,如果得奖的话也充满了戏剧性,但从长远的关係来看,目前可能还不是获奖的时机。

挪威公共电视台《NRK》在颁奖前日晚上,播出诺贝尔和平奖特别节目,并预测了今年的可能得奖者领域,NRK列出5个方向,分别是「#MeToo运动」、「新闻自由」、「难民问题」、「人权议题」、「促进国际关係和平」等。

此外,德国总理梅克尔(Angela Merkel)因其处理难民议题而受瞩目;另外还有长年为饥荒问题贡献心力的「联合国粮食计画署」(World Food Programme)、推动国际合作研究气候变迁的「北极理事会」(Arctic Council)、捍卫新闻自由与记者人权的「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等等。

近年诺贝尔和平奖也同样遭到批评,着名的争议得主有2008年的美国总统欧巴马、2016年的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以及1992年获奖的翁山苏姬,因为近年对罗兴亚人的非人道处置而引爆「撤销奖项」的抗议。加上主办官方每年营造的「竞赛」感,也招致严肃议题被综艺化的批评。

去年的和平奖得主为NGO组织「国际废除核武运动」(ICAN),ICAN是由来自101个国家的468个NGO所共同组成,获奖原因为ICAN在2017年7月时促成了世界122个国家共同支持《禁止核武条约》。

2018诺贝尔和平奖双得主:刚果妇科医生穆克维格、人权斗士穆刚果妇科医生穆克维格生于1955年,过去长年以来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内战中,治疗无数遭到军队强暴的刚果妇女。穆克维格在2008年也曾以人道救助的贡献,获得联合国人权领域奖。

2018诺贝尔和平奖双得主:刚果妇科医生穆克维格、人权斗士穆亚兹迪族的人权斗士穆拉德,曾在2014年时遭伊斯兰国IS所绑架,甚至沦为性奴隶。着有专书《倖存的女孩:我被俘虏、以及逃离伊斯兰国的日子》。